抚顺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

网站建设、网络推广、网站维护、城市站群

【点此咨询】

B站跳出版权竞争游戏

沈阳SEO

看起来,B站又打赢了一个险仗。

在《说唱新世代》和《风犬少年的天空》轮番播出的小长假,B站App登上了中国区App Store排行榜第二名。而《风犬》这部B站和欢喜传媒联合出品的 16 集青春剧,也在播出两周后,播放量超过了 1 亿。

这是第一次,一部国产剧以连载的方式,在B站,而不是优爱腾独家播出。

如果你觉得,这是B站要和优爱腾抢蛋糕了,那只能说,你忽视了这些公司在基因上的不同。

正如优爱腾看似在同一赛道上,依然差异巨大一样。

B站,和优爱腾最大的区别,则在于它的基因——创作者生态。

这个十一假期,B站COO李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B站入局长视频,最重要的是为了契合PUGV(专业用户自制内容)生态中的用户诉求。她强调,“创作者生态和社区生态是我们的核心,B站做自制内容更多是一种对生态的反哺和补充。”

对B站来说,社区氛围,社区生态,这些被B站用来区别自己和优爱腾的特质,尽管说起来很虚,但往往又被证明是强大的。

如此也不难理解,入局真人影视,对B站来说,就绝对不是简单的切入一个新业务。但是,当B站明确了自己做真人影视的理由,又如何确定切入路线呢?

毕竟,三大视频平台年版权采购费用超过了 700 亿,但谁都没成实现圈地跑马的愿望,连年百亿亏损的爱奇艺甚至传出了与腾讯视频合并的绯闻。以当前B站的体量与资金储备,更要精打细算。 

想要成为“万能的B站”,就要能找到适合自身平台调性的内容切口,就必须找到一条具有“B站特色”的内容路线。

B站和爱奇艺、腾讯必须做差异化的内容,这点毋庸置疑。

而通过投资、入股或是联合出品的方式押注内容,显然比重金采买版权更为现实。

这也是B站在长视频网站烧钱的惨痛经历中得到的教训。爱优腾三家连年重金采买版权导致巨额亏损,在中国用户付费心智尚不稳定的当下,会员收入无法覆盖内容采买成本,单次版权采购的路线被验证是走不通的。

对平台来说,投资制作公司、参与到产业链上游,才能掌握内容议价能力。

但和优爱腾的不同之处又在于,对优爱腾来说,不论是实行付费会员还是超前点播,热播剧带来的更多是直接的收益和短期的收益。而对B站来说,采买版权更多像孵化IP,是将内容作为IP的种子在B站各个内容区落地,变成更多丰富的内容形态,甚至衍生出周边乃至线下IP授权店等形态,形成正循环。

确实,《风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自 9 月 24 日上线后点击量节节高升,目前更新的 11 集(包括两集预告)已突破1. 1 亿播放量。此外,该剧对B站的拉新和会员拉动效果也不错。李旎也坦陈,这是B站第一次出品一部S级的剧集,这个成绩是超出预期的。

但就目前来看,B站所谋更大。

在采访中,李旎表示 ,B站做的所有自制内容是基于内容升级,不是纯粹的单一以广告收入或者单一以会员收入为单一指导方向。 她表示,未来任何的自制内容,B站都会以精品化、走IP化、生态化这三个标准来衡量。

显然,欢喜传媒是B站的内容精品化的重要一步。宁浩、徐峥、张艺谋……每一个名字,都代表了强大的内容产出能力。在B站与欢喜传媒的合作协议中明确写有:“欢喜传媒主控项目,将给予哔哩哔哩优先投资权”。寻求与产业链上游优质内容制作方的长线合作,才是B站真正的目的。

此外,根据财报显示,欢喜传媒还有多部重点影视作品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或已完成制作,其中包括陈可辛执导的《独自·上场》(原名:《李娜》),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唐大年导演、任素汐主演的《寻汉计》(原名:《生不由己》),宁浩监制、青年导演温仕培执导的《热带往事》,高群书监制的《龙门相》(原名:《高级动物》)等多部电影。

对B站而言,在未来五年内,它将拥有大量知名导演的新作品登陆平台,后续有了与圈内顶级导演建立更深厚合作关系的机会。同时,B站能够拥有五年的时间,真正进入到影视制作的流程中,积累对内容出品的把控经验。尽管李旎强调,这是一个非标准化的战略形态的合作,不影响B站怎么去选择以后的剧还是电影合作方的标准,但依然可以为B站和其他出品方的合作建立一个可供参考的蓝本。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