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

网站建设、网络推广、网站维护、城市站群

【点此咨询】

一个微信“打工人”在安徽阜阳的支付战争

锦州网站建设

安徽人庄志伟一只脚站在了一线世界的末尾,一只脚站在了三线世界的前端。生态、“战争”、命运……这些辞藻在他面前都失去了抽象的含义,在一件又一件小事中变成了可感知、可捉摸、活生生的现实。

飞机落在安徽省西北部。我走出机场,在滴滴上打了辆车驶向市区。

这里是安徽省阜阳市,一片片整齐划一的绿色田地镶嵌在华北平原上,一栋栋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司机说,2019年阜阳市拥有825万常住人口,人口密度大,消费力旺盛。

而我,即将见到这庞大人群中的一人。他叫庄志伟,在阜阳市做着一件与微信有关的事。

他处在以微信为代表的商业系统最末端,生态、“战争”、命运……这些辞藻在他面前都失去了抽象的含义,反而在一件件小事中变成了可感知、可捉摸、活生生的现实。

见到庄志伟时,阜阳已进入傍晚。他出现在阜阳市政府对面的一个老旧建筑群大门前,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目光炯炯,口齿伶俐。他带我走过一块空地,登上楼梯进入二楼办公区。

“这就是我们的办公室了,有两间,这两天刚搬过来,一间用作正常办公,一间用作接待客人。”庄志伟说。用作接待客人的办公室堆放着杂物,还没整理好。我们在另一间办公室坐下来。

我们本来约了下午3点见面,但庄志伟一直在处理阜阳市颍上县一条路线的公交车微信支付扣款的问题,见面时间推迟到了下午5点多。

“很多乘客反应上公交车刷不了微信付款。”庄志伟一边抱歉,一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一款小程序,身体前倾,向我展示用户在后台留言咨询的支付问题。

“被扣了三元,扫码机器没扫上,我这里(微信)扣钱了。”一位用户留言道。

庄志伟询问对方乘坐公交车的路线、订单号,确认是支付端口问题后,承诺给对方退款。由于产品刚上线不足一个月、后台功能仍在调试,这种刷多了、二维码刷不上、刷上了但没付钱成功的问题经常出现。通过联系微信的技术团队,双方在沟通中解决这款新上线小程序身上的bug。

庄志伟像数字时代的“传教士”,也是移动支付、小程序等新商业与产品在下沉市场的普及者。2017年,微信支付有3万多家服务商;今年,微信官方公布,小程序服务商超过4万家,“小程序从业者”人数达536万。他们分散在一线到三四线城市之间。

庄志伟是这数百万人之一。他一只脚站在了一线世界的末尾,一只脚站在了三线世界的前端,这样的人在媒体里出现的不多,但就是千千万万个庄志伟,在基层一线推动着中国数字社会的进步。

“冷门”行业

在公交车上做微信支付是庄志伟正在做的一门生意。团队目前有7个人,一个技术、一个会计、两个市场公关、两个市场销售和庄志伟。除了技术开发,地推是这个团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庄志伟早年在本地商场做销售,不甘于帮人打工的他毅然决定出来创业。最早嗅到微信里的商机,缘自他发现有同事在帮人注册微信公众号单个收费500元,庄志伟觉得“有搞头”。在过去三四年时间中,他从微信公众号代运营开始,陆续开展了微信支付推广、朋友圈广告投放等业务。

不过,庄志伟选择的创业领域,在阜阳当地并不热门。这里时下最有人气的赛道是直播。

阜阳市有条河叫颍河,自西北向东南流经新旧城区,颍河与涡阳路、临沂路在东北部交界,这里有一大片商业区叫阜阳·临沂商城,家居、服装、灯光、零食等门店广告牌耸立在高大的建筑楼顶。

两栋名叫“临沂商城电商产业园A/B座”的大楼耸立在道路北端,楼内空旷乏人。A座一家直播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在这里租下三层楼专门做秀场直播,每个直播间都有配置好的设备;他们的主播大多来自阜阳当地,但产业园离市区太远,主播在家办公。

在58同城上定位阜阳,搜索“直播主播”出现192条信息,它们背后均有大大小小的直播经纪公司做靠山,岗位月收入远高于以“微信”为关键词搜索出现的职业岗位,微信创业者多是不成规模的个体户。

阜阳当地一家资历雄厚的网红经纪公司,签了几十个颜值在线的女孩子在抖音直播。与带货直播相比,秀场直播平台设定的商业规则让她们挣钱更快——打赏,分成,提现,一步到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