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地区一站式网络营销服务商

网站建设、网络推广、网站维护、城市站群

【点此咨询】

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简史

辽阳网站制作

一场针对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风暴正在酝酿,而且这次动真格了。

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要加大对互联网巨头涉嫌垄断的调查和监管。消息一出,港股互联网巨头股价集体大跌,当天美团跌超10%,京东跌超8%,阿里跌超5%,第二天美团、阿里、京东均跌超9%,腾讯跌超7%。

“反垄断的剑,终于要落下了。”一位关注二级市场的投资人说。

垄断,这个在西方互联网世界里时常被提及的词汇,过去在国内出现的频率并不高,即便一些互联网巨头如阿里和腾讯已经合计超万亿美元市值,一些新兴巨头如美团和滴滴,已经占据超过七成市场份额,人们也很少意识到这背后的问题。

中国市值排名前十大公司

制图 / 深燃

截至11月13日,中国前十大上市公司(按市值排名),互联网公司占了五个,剩下的是茅台、中国平安和三大国有银行。随着股价上升,美团市值已经超越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拼多多和京东超越了农业银行。

这些互联网巨头在加速膨胀,挑战垄断的边界。

垄断会带来很多问题。今年有两起事件,加深了业内人士对垄断问题的担忧。一是年初的“美团商家四月围城”,全国上千家企业抱团要求美团和饿了么减免佣金,全国最大的地区餐饮协会——广东餐饮协会向美团“开炮”;二是在11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国际科技与创新论坛上,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对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垄断行为发出预警,称互联网科技巨头掌控大量数据和市场份额,形成垄断抑制公平竞争。

这两起事件后,人们才反应过来,原来,美团对商家的佣金是可以一直涨的,即便商家在亏钱;互联网巨头掌控的那些数据,会成为一种风险因子抑制公平竞争。

引发这些问题的根源,就是互联网带来的垄断。

过去,这些互联网巨头喜欢秀肌肉,时不时拿市场份额说事,但如今,随着反垄断法规出台,监管的大刀砍下,一场风暴正在席卷而来。

绕不开的巨头

从拼多多的挖角,到滴滴发起的价格战,再到小区里越来越多的美团地推人员,赵武峪隐约觉得不妙:巨头来抢生意了。

赵武峪是一名连续创业者,2018年入局社区团购创业,当时他的对手是十荟团、食享会、松鼠拼拼等创业公司,2020年,对手变成了美团、拼多多、滴滴、阿里等巨头。他陷入一种被巨头围剿的局面。

两年前进行赛道探索、风险最大时,巨头们按兵不动、作壁上观,现在模式跑通了政府认可了,然后巨头也来了。更致命的是,他发现很多像他一样的中小型社区团购项目都消失了。

这只是众多创业者陷入“巨头困境”的一个缩影。互联网巨头们,把手伸到了太多人的碗里,抢走了太多蛋糕。

细数现在最火的互联网创业赛道,哪里都有巨头身影。

比如社区团购,美团有美团优选,滴滴有橙心优选,拼多多有多多买菜,阿里投资了十荟团,同时推出了盒马优选,腾讯投资了兴盛优选和食享会,这都是目前市场上最有实力的玩家。

最近如日中天的新能源造车赛道,中国造车新势力“四小龙”蔚来、小鹏、理想、威马,它们背后的巨头公司分别是腾讯、阿里、美团和字节跳动、百度。其中,腾讯是蔚来第二大股东,阿里是小鹏第二大股东,百度是威马最大机构股东。

今年融资金额不断创纪录的在线教育赛道,已经被巨头们瓜分完毕。目前未上市公司中估值最高的猿辅导,早已站队腾讯,腾讯从2016年开始连续投资五轮,且多次领投;估值排第二的作业帮,是百度早年内部孵化的项目,2015年分拆独立。

更不用说前几年大火的共享单车创业,现在就只剩下美团、滴滴、阿里这三个玩家,它们的产品分别是美团单车、青桔单车、哈啰单车。至于网约车,滴滴已经一家独大好几年了。

在巨头的推动下,一些创业赛道的市场份额在加速集中,中小玩家越来越少,超大型玩家却越来越多。从多方混战到诸侯割据,再到寡头垄断,巨头的手把控了创业这艘大船的航向。绕开巨头去创业,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变成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最新文章